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四川好的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2 00:02:03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四川好的白癜风医院,江西如何治疗白癜风,烟台能否治白癜风,山西白癜风病因,临沂治白癜风的论坛,富民白癜风医院,即墨好的白癜风医院

“我要找到孩子,洗清我的罪名。”这是60多岁的陈金容临终前说的最后一句话,直到离世,弄丢儿子是她仍未放下的心结。4月14日,陈金容的儿子,44岁的霍咏奇回家了,这条回家的路走了39年。正是这位母亲生前留下的DNA,帮助霍家人终于在今年找到了被拐的孩子霍咏奇。

39年前 回家途中俩同时被拐

14日一早,重庆綦江区永城镇中华村,村里人拉着红色条幅,霍家院坝里黑压压一片,或站或坐挤满了人,四方邻里,还有人在不停地向这个院子赶。中华村的老人们激动地说:“娃回家,已经去世的陈金容总该瞑目了。”霍咏奇叹了口气,“离家时,我是懵懂孩童,归家时,已人到中年,子欲养而亲不待。”

这个家庭的变故,发生在1978年冬季。只有6岁的霍咏奇第一次坐上火车,这是他最后一次跟在妈妈身边,目的是从赶水老家去四川监狱探望父亲。当年,家里除了排行老二的霍咏奇,还有一个妹妹和哥哥,爸爸霍本贵因买卖粮票被判劳动教养。妈妈带他出门,本是为了一家人能有短暂的团聚。

在从四川回程的路上,人贩子盯上了母子俩,并趁其放松警惕给两人吃了一些东西,霍咏奇和母亲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被人贩子带到了福建。之后,妈妈陈金容被卖到福建省闽侯县,霍咏奇从此失去了联系。

背负猜疑 母亲离世前采集DNA

幸运的是,买下陈金容的一方在得知她已成家便放其返乡。孤身一人回到綦江老家的陈金容从此郁郁寡欢,不久后,她和家中亲人再度启程,前往福建找了整整两个月,甚至已经找到了人贩子,但人贩子直到落网都不肯交代孩子下落。

陈金容无奈返乡。此后,二儿子霍咏奇成了她最大的心结,更令她始料未及的是人们对她的猜疑。久而久之,陈金容开始被乡亲们质疑是她卖了自己的儿子,原因是“为什么只有她一个人逃了回来?”

三年前,陈金容因病去世,她在众人的猜疑中生活了半辈子。“我要找到孩子,洗清我的罪名。”这是母亲陈金容留在世上的最后一句话。

没人能料到,正是这位背负了30多年猜疑的母亲生前留下的DNA,最终帮助儿子回家。

小女儿霍咏梅说,直至病重之际,妈妈依旧牵挂着二哥,希望在有生之年找到他,给家人和自己一个交代。得知有个亲戚是宝贝回家志愿者,陈金容便嘱托其在网上登记失踪信息,并采取了DNA。

一生遗憾 没有机会好好为母尽孝

霍咏奇回忆,在为数不多的儿时记忆中,“赶水火车站”这个名字印象很深。十几岁时,他随养父母从福建到四川广安生活。此后,曾无数次想要寻亲却一直无从下手,直到看到宝贝回家的宣传节目,他看到一线生机并立马登记。最终,在重庆志愿者蝶恋花、雨涵等人的热心寻找和重庆市公安打拐办的积极配合下,霍咏奇与亡母、父亲等亲属的DNA比对成功,他终于找到了回家之路。令人遗憾的是,妈妈却在三年前郁郁而终。

霍本贵抹着眼泪说,孩子回家,他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妻子的坟头,告诉她,“孩子回来了,是你留下的DNA让他有机会找到回家的路,他会向全村人还你的清白!”

霍本贵说,这些年,他没有埋怨过妻子,“当时人贩子给她说有赚钱的路子,也都是为了养活这个家才大意上了当,怪不得她。”

祭拜母亲,与父亲、哥哥、妹妹团聚,44岁的霍咏奇带着妻女回家,情绪几度失控。霍咏奇说,这些年,养父母告诉他,当年妈妈带他逃出来,在鹰潭火车站遇见养父母并收留母子俩带回福建生活,妈妈却把他留下,再一次不知所终。“但在我内心,我一直相信我的母亲不会抛下我,但为了宽慰养父母,我没有反驳。”

如今,养母已受到应有的法律制裁。霍咏奇父子表示,要放下这段纠葛,重新开始弥补彼此缺失39年的亲情。“我的被拐,让母亲背负了半生的骂名和愧疚,如今,我回来了,却没有机会再来好好为她尽孝。”霍咏奇说,这是他一生的遗憾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湄潭白癜风医院